• 内页广告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著书立说

著书立说

关于行政诉讼法修改的几点建议

2014年03月03日 15:28 来源:中国行政律师网_征收律师,拆迁律师,专利律师,商标律师

                                                                      提案人: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优银律师

 

    提案内容

    《行政诉讼法》对于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行政职权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然而, 现行《行政诉讼法》制定实施于1990年10月1日,至今已有24年之久,随着《行政处罚法》、《行政复议法》的颁布,《行政诉讼法》在很多地方与这些法律产生了冲突。要建立真正的行政诉讼制度,就必须解决这些冲突,否则,《行政诉讼法》的价值和作用将大大降低。

    现阶段,行政诉讼案件居低偏少原因是多方面的,立法上,现行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较为狭窄是制约行政诉讼案件的主要原因之一;尽管法律赋予人民群众起诉的权利,但“立案难”依然是阻碍普通百姓维护自己在行政诉讼领域合法权利的一大病因。以不予受理和驳回起诉结案的占全部一审行政案件结案总数的7.8%,是民商事案件的7.8倍。以实体判决方式结案的仅占结案总数的27.21%。被告败诉率持续走低,从早期的30%左右降到目前的不足10%。行政案件的申诉率高达全部案件的8.5%,分别是刑事、民事申诉率的6倍和6.3倍。全国行政案件的上诉率达到了创纪录的72.85%,分别是刑事和民事上诉率的6倍和2.4倍。

    因此,我提议:

一、扩大受案范围,将抽象行政行为纳入

    在1989年4月4日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施行前,受理行政案件的法律的依据是1982年我国《民事诉讼法(试行)》第3条第2款的规定:“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受理的行政案件,适用本法。”但那时并没有关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一般性规定,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案件受制于单行的法律规定,法律没有规定的人民法院不得受理,其范围非常狭窄。《行政诉讼法》问世后,虽然对受案范围作出了规定,只是遗憾的是该法将抽象行政行为排除出受案范围,以至于公民在受到抽象行政行为侵害时无法行使诉权以保护自身权益。

    然而在我国,抽象行政行为数量巨大,对社会经济活动、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将抽象行政行为纳入到受案范围,并不代表赋予所有的抽象行政行为以可诉性,这需要确定一个范围。根据现有的《立法法》的规定,公民法规审查建议权和五种特定机关的法规审查要求权可以针对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提出,但对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违法或侵害公民合法权益时却缺乏这样的启动程序。然而实践中,享有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制定权的主体更多,范围更广,与相对人的关系更密切,存在的问题更突出。因此笔者建议,当务之急是将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纳入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二、放宽起诉条件,规定公益诉讼制度

    既然行政诉权是公民最重要的权利之一,我们就应该尽可能放宽行使行政诉权的条件。因此,将现行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8项规定改为:“认为行政主体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在修改行政诉讼法时,为了维护公共利益,应该规定公益诉讼制度。

 三、被告确定错误的处理新规定

    取消现行行政诉讼法第25条关于被告确定的规定建议。我们的行政机关设置复杂,行政诉讼法及司法解释规定的被告制度更为复杂,别说让一般人做出正确的识别有难度,就是一些具有相当法律知识的人在很多情况下也不能准确的准定适格的被告。法院对于被告错误的一律驳回有违行政诉讼法的基本精神。新的行政诉讼法可以规定,对于被告错误的,人民法院可以依职权更换正确的被告,如果原告不同意,驳回起诉。

 四、对管辖制度的调整

    对于行政诉讼的管辖,就目前而言,最容易采取的方式是提高行政案件的审级和建立行政审判异地管辖制度,以减少地方干预。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可以规定,由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普通的行政案件,或者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辖区异地法院审理。

分享按钮